陈姓心脏外科医师遭控性骚扰女护理人员,还传简讯我需要你、想抱你、关灯黑就不怕偷拍等语,寄谈及事后丸的电子邮件,让女护理人员不甘其扰,提告求偿。台北地方法院认为陈确实侵害女方人格权,判赔15万元,可上诉。

女方主张,她2014年起在医院担任护理人员,陈则是医师,陈却多次传简讯骚扰她,包括梦你爱爱、灯关黑黑就好、好想你很久了、吃你好了、我怎么会爱上你这坏坏等语。她碍于医护同事关系,多次回避拒绝,也提醒陈已经有老婆,应该自重,但陈却置之未理,两人同赴大陆青岛参访,陈还提供一支储存多张裸女照片的手机给她使用,更猛烈敲打她的房门想进入房间,返台后更传送一封写有如果有需要事后丸要快点吃,暗喻两人有发生性关系,她不胜其扰离职,医院和市府调查也确认成立性骚扰件,提告求偿90万元。

陈则抗辩,女方请求权时效早已消灭,且女方已经同意和解条件,不应该再向他求偿。另外,手机是他堂弟所有,色情照片不是他储存的,而事后药的邮件纯粹只是开玩笑的。

法官认为,勘验双方简讯、电子邮件内容,陈确实有传送相关文字,侵害女方人格权,且陈虽然答应和解条件,但陈仍未登报或写道歉函,难认和解成功,审酌各方条件判陈应赔偿女方15万元,仍可上诉。